2019-02-06 05:24
王思聪们的小难题
核心观点
  • 上市后,公司控股杰夫电商、淘豆食品,还和沙县小吃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拟12.42亿元认购昌图农商行45%股份,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开始了多元化发展。
  • 也是从那时起,王健林开始启动甩卖千亿资产的程序:2017年,万达把13个文旅项目和77个酒店资产打包卖给融创和富力,这笔“世纪大交易”换回637.5亿元现金资产。
  • 2011年至今,王思聪先后投资过云游控股、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电竞内容平台伐木累、英雄互娱等电竞平台,并在2015年先后创立了熊猫互娱和香蕉游戏传媒,基本上涵盖了电竞行业整条产业链。

  “为爱玩游戏的儿子拿出1000万元开辟一片天地,侯建芳真可谓是’中国好爸爸’”。

  1

王思聪,万达,雏鹰农牧,侯建芳,烧钱,抓金股

  前有獐子岛扇贝逃跑,后有雏鹰农牧饿死猪。

  周三的“爆雷潮”中,雏鹰农牧(002477,SZ)公告称,2018年预计亏损29亿元至33亿元,而巨亏的原因竟然是买不起猪饲料,生猪被饿死。

  此前因债务危机以肉偿债,如今自曝生猪被饿死,曾经的“养猪第一股”到底怎么了?

  1988年,河南人侯建芳成立雏鹰农牧。2010年,雏鹰农牧登陆深交所。上市后,公司控股杰夫电商、淘豆食品,还和沙县小吃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拟12.42亿元认购昌图农商行45%股份,设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开始了多元化发展。

  2015年大牛市,雏鹰农牧市值最高接近300亿元。2016年,公司业绩猛增至8.33亿元,同比大增278%,侯建芳以85亿元身价跻身胡润百富榜、河南富豪榜第四位。

  侯建芳和雏鹰农牧的高光时刻还没有持续多久,此后便情势急转直下。

  侯建芳

王思聪,万达,雏鹰农牧,侯建芳,烧钱,抓金股

  财报显示,2017年,雏鹰农牧净利润为4518.88万元,同比下滑94.58%,扣非后净利润为3.05亿元,同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0.76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18.01亿元,大幅下降。这一年,侯建芳个人财富急剧缩水17%,以70亿元身家下滑至河南富豪榜第8位。

  2018年下半年,雏鹰农牧资金链加速恶化。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242亿元,净资产40亿元,货币资金13亿元。但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高达38亿元,其它流动负债余额高达26亿元,负债合计超过60亿元。当年,胡润再度公布富豪榜单,侯建芳已不在其列。

  突如其来的亏损也引来了深交所问询。2月1日收盘,雏鹰农牧股价仅为1.47元,总市值46.09亿元。一年之间,90多亿元市值消失不见。

  当侯建芳迎来至暗时刻,其子侯阁亭却在电竞圈风生水起。

王思聪,万达,雏鹰农牧,侯建芳,烧钱,抓金股

  1991年出生的侯阁亭,对于养猪生意并不感兴趣,早在2006年就曾自组电竞团队参赛,2014年成立的热美文化很快在电竞圈中斩露头角,收购了国内顶级职业电竞俱乐部OMG。2018年7月30日,在2018年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上,侯阁亭的OMG战队夺得冠军。

  侯阁亭在电竞圈的成功,离不开雏鹰农牧的输血。

  2014年6月,雏鹰农牧宣布进军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并且成立了微客得科技。据天眼查显示,雏鹰农牧认缴1135.9万元,占比51%,侯阁亭认缴250万元,占比11.22%。年底,微客得科技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OMG的运营主体也由此变更为噢麦嘎。彼时股民调侃,“为爱玩游戏的儿子拿出1000万元开辟一片天地,侯建芳真可谓是’中国好爸爸’”。

  侯阁亭除了坐拥OMG战队,还从中国稀土控股集团老板蒋泉龙之子蒋鑫手中接过Snake俱乐部的控制权,皇族战队也被其收入囊中,WEA战队股东中也有其身影。2016年9月,其名下的全民直播获得5亿元A轮融资,曾一口气签下小智、帝师、UZI等知名主播,与王思聪的熊猫直播风头无俩。

  但这笔烧钱的生意并未给雏鹰农牧带来经济效益。2016年,噢麦嘎全年亏损2471.17万元,截至2017年上半年,噢麦嘎营收仅为318.97万元,亏损却高达1496.47万元。同年9月,雏鹰农牧将持有的噢麦嘎36%股权以不超过2700万元转让予侯阁亭,此后噢麦嘎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直播业务也无起色。2018年以来,全民直播频传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主播讨薪、公司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去年年底全民直播办公场所被曝已经人去楼空。工商资料显示,侯阁亭已成为被执行人,750万人民币的股权数额被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

  而今雏鹰农牧债务缠身,侯建芳已是自顾不暇,侯阁亭的电竞路又该何去何从?

  2

  电竞是烧钱游戏。侯阁亭之外,一批富二代们早已在这个领域浮沉多年。合生创展大股东朱孟依的大公子朱一航、中国稀土控股的公子蒋鑫、赌王之子何猷君、香港霍家二代霍启刚等富二代先后涌入电竞圈。

  王思聪是其中的代表人物。2011年8月2日,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强势进入,整合电竞”,收购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开始了一场冒险。

  “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王思聪早年接受采访时说道。

  2015年7月31日,上海,王思聪出席chinajoy游戏展。

王思聪,万达,雏鹰农牧,侯建芳,烧钱,抓金股

  2018年11月,IG战队7年磨一剑,以3:0击败FNC夺取英雄联盟S8世界赛冠军。人们开始意识到,王思聪已经从“纨绔子弟”变成了“电竞圈教父“、一个精明的生意人。

  从王健林当初给王思聪“任其折腾”的5亿元,到2017年胡润财富公布的王思聪身家63亿,其个人财富已经增长了十余倍。2011年至今,王思聪先后投资过云游控股、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电竞内容平台伐木累、英雄互娱等电竞平台,并在2015年先后创立了熊猫互娱和香蕉游戏传媒,基本上涵盖了电竞行业整条产业链。

  王思聪的IG战队风光夺冠时,其父王健林和万达集团正陷入危机中。

  1月12日,万达集团年会在青岛东方影都举行。低调了一整年的王健林,终于公开露脸。

  回望过去一年,王健林过得并不轻松。关于万达的负面消息满天飞,负债累累,高管解散等,王健林也已经掉出了中国富豪首富榜的位置。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榜单,他的个人财富蒸发了10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737亿元),是中国财富缩水最多的富豪,在全球也能排到第四名。

  整个2018年,万达一直在延续“卖卖卖”的步骤,就连这次举办年会的青岛东方影都——这个开业大半年并承载了王健林电影世界梦的基地,也已经转手给了孙宏斌的融创。

  按照以往惯例,万达集团的年会都在自家酒店召开。但2019年初,这一传统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王健林在年会上唱歌的传统。

  这一切都要追溯到2017年。从6月开始,万达集团陷入股债双杀风波,先是万达债券忽遭疯狂抛售,价格直线下降,继而万达电影的股价极速跳水直逼跌停。再加上王健林豪掷2500亿元布局海外市场的计划受阻,一时间,还说着“一个亿小目标”的王首富变成“首负”,最高时一度负债4000亿。

  也是从那时起,王健林开始启动甩卖千亿资产的程序:2017年,万达把13个文旅项目和77个酒店资产打包卖给融创和富力,这笔“世纪大交易”换回637.5亿元现金资产。2018年10月,万达文化管理被卖给融创,万达以彻底剥离万达文旅项目获得了62亿元现金;12月,万达又出手了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得到27.18亿元人民币,这是以放弃保险牌照、甩卖保险业务为代价的。

  经历过山车般的一年,王健林失去了高歌的兴趣。2018年1月举办的2017年度年会上,他只是听着《歌唱祖国》热泪盈眶。2018年年会,他仅做了工作报告就下台了。

  2018年度万达集团的资产与收入均出现了下降:全集团资产(按成本法计算)6257.3亿元,因为资产转让因素,同比下降11.5%;收入实际实现2512.7亿元,但减去已签订项目转让协议、还没办理完手续部分的370亿元收入,剩余收入为2142.8亿元,虽完成年计划的101.6%,但同比下降5.7%,约130亿元。

  3

  王思聪们成为了这个行业的“救世主”,电竞俱乐部的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很多电竞俱乐部还处在烧钱阶段,比如OMG,其所属公司噢麦嘎2016年亏损2500万元,2017年上半年继续亏损1500万元;此前,深度财经曾报道,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也在寻求买家,作价30亿元。

  已经有二代在烧钱游戏中离场了。去年年底,电竞圈曝光了安徽首富王文银侄子王玥旗下电竞项目上海蓝游文化欠薪的消息。天眼查显示,蓝游文化被列入最高法失信公司名单。

  未来,随着腾讯等更多巨头的入场,电竞圈的富二代们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不过,比起父亲们当下的挣扎,儿子们面临的挑战远不足忧。父子毕竟是命运共同体,随着父亲们逐渐老去,富二代群体的接班使命也开始摆到台面上。未来,它们如果回归家族企业,亲手打造的电竞战队又将何去何从?

  InteractiveTopic

  互动话题

  你看好靠富二代烧钱的电竞行业吗?

  关于本文

  精彩文章

  你再主动一点点我们就有故事了

  致力为读者提供精彩、深度、有料的商业财经内容

  为企业提供全媒体品牌策划、内容创作、推广传播

  Hi,Ucanalsofollowus

  编辑盖盖

  商务合作gaigaiorsky(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