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03:42 宋德胜
Rebuild2019:独立思考,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时代
核心观点
  • 抓住「独立思考」的关键时刻,见证每一个「不可思议」被实现的起点。
  • 2014年六月,创办不到三年的今日头条完成C轮融资,估值5亿美元。
  • 在开放和创新的探索中,亚马逊无意中开创了一种开放基础计算设施的业务。

  抓住「独立思考」的关键时刻,见证每一个「不可思议」被实现的起点。

团购,亚马逊,独立思考,今日头条,贝佐斯,抓金股

  不可思议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智能手机取代了钱包里的一切,人工智能打败了围棋世界冠军,机器人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后空翻跳跃,商业火箭把电动跑车送上了太空,连火星殖民的梦想都仿佛近在眼前。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时代。

  每一次「不可思议」的诞生,都永久地重塑再造了这个世界。而每一次「不可思议」的背后,是一群不跟随、不认输的人,始终在践行着「独立思考」。它们创造的不可思议,往往就是源于它们对世界、对他人、甚至对自己过往经验的独立思考。

  然而,独立思考是艰难和反人性的。即便是那些成功者也不是天生如此。它们敢于、和能够以独立思考去创造别人意想不到的成就,很多时候是因为在那些关键的时刻(momentzero),它们做了正确的思考,并得到了正向的验证。同时,将这样的过程巩固成为独特的方法论,指引它们去创造下一个不可思议。

  你也许想问,这一切的起点是什么?独立思考者如何抓住那些决定性的时刻?究竟如何才能成为缔造「不可思议」的独立思考者?一篇文章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但你或许可以先从下面三个故事里找到一些答案的线索。

  华尔街不能定义一家公司的边界,但创始人可以。

  2004年,上市七年之后,亚马逊电商业务扭亏为盈,它完整地走完了一家「.com公司」从规模到盈利的互联网模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

  2005年夏天,亚马逊举办了盛大的十周年庆典,用领先于时代的流媒体方式在网站上向一百万观众直播了这次庆祝晚会。可就在这高光的一年里,亚马逊的股票下跌了12%。投资者们更多把眼光投向了硅谷,投向了Google那两个从斯坦福走出来的技术天才。上市不到一年,Google的市值达到了亚马逊的四倍。

  搜索引擎的时代里,电子商务「过时了」。虽然贝佐斯一直坚持表示亚马逊是一家技术公司,并非单纯的零售商,可华尔街并不买账,账面上亚马逊的收入绝大多数仍然来源于毛利微薄的电商业务。对华尔街而言,这个收入占比定义了亚马逊。

  亚马逊十周年活动结束后的一周,《纽约时报》商业版头条刊登长文,称「创业老兵」贝佐斯应该找一个职业经理人代替自己更好地管理公司。

  贝佐斯不甘心,他不接受华尔街扣给自己和亚马逊的命运。「只有一种办法能够摆脱这个困境,」贝佐斯反复对员工说,「就是要自己找到出路。」

团购,亚马逊,独立思考,今日头条,贝佐斯,抓金股

  亚马逊董事长兼CEO杰夫·贝佐斯视觉中国

  自此,贝佐斯开始大量聘请技术专家,从硅谷挖工程师,从大学挖科学家,在硅谷建立研究中心。Google声名鹊起的那几年,亚马逊开始研发各种图书、零售乃至通用的搜索引擎,同时受TomO’Relly的启发,贝佐斯决定对外开放亚马逊网站的API接口,尝试平台化亚马逊网站的技术能力。

  在开放和创新的探索中,亚马逊无意中开创了一种开放基础计算设施的业务。在亚马逊内部,电商业务经历淡季时,服务器会开放给其它团队使用,贝佐斯注意到这个商业模式成立的可能性,「如果亚马逊自己需要这样的服务,其它公司同样也需要」。

  即使初期的烧钱模式不被投资人看好,贝佐斯依然坚持相信云计算服务的未来。几次迭代之后,AWS受到创业公司们的热捧。NASA、CIA和美国国防部同Instagram、Pinterest和Netflix等明星互联网企业一起使用这项服务。亚马逊成为新兴云基础设施市场的代表,AWS也成为科技公司亚马逊最重要的技术标签之一。

  互联网不会忘记千团大战。

  2010年,王兴创办美团网,一如既往,他率先将一年前刚刚在美国诞生的团购模式引入中国。但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他面临着一个中文互联网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竞争局面。

  在美团上线团购业务的一年半之后,国内注册的团购网站超过了五千家,这场疯狂的团购战事被互联网的记录者们称为「千团大战」,它开启了随后几年里资本不计后果前赴后继追逐风口的创投环境。

  冷静的王兴赢得了很多投资人的认可,他总是能够首先看到成功的商业模式,并迅速在中国完成复制。然而身处风口战事之中,深谙互联网模式的投资人们更倾向于大步快跑的其它玩家,在2010年九月底完成的A轮融资中,率先起跑的美团只拿到了红杉投出的1200万美元。相比之下,领跑的拉手网在两个月后拿下了5000万美元的融资。

  比起拉手网的极速狂奔,人们看不到当时的王兴在忙些什么。当时市场对团购模式的理解,就是踩着资本的风口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最大规模的扩张,在这一点上,美团的竞争对手们比它要积极得多。也是因此,所有人都以为,把团购引入中国的连续创业者王兴,大概又要在竞争对手纷纷入局之后,成为行业的「先驱」了。

  可王兴接下来的一步惊呆了所有同行和看客。

团购,亚马逊,独立思考,今日头条,贝佐斯,抓金股

  美团CEO王兴视觉中国

  当时团购网站的利润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用户团购后忘记消费的资金沉淀,某种程度上,这些资金是团购模式默认的收入之一。大量的资金沉淀能够保障团购模式的资金链稳定,但在王兴看来,这部分收入是行业野蛮生长时亟需规范化的一环。

  于是,美团在资金链本就紧张的关键时间点上,首先开启了团购退款制度的尝试。恰巧这时,大量用户正迷失在眼花缭乱的团购网站中,不知如何选择,可以退款的美团则异军突起,成为了大量用户的第一选择。

  这就像是电影《头号玩家》的第一幕,争夺钥匙的赛车比赛。屡试屡败的主人公最后放手一搏,在所有人踩油门的时候,他挂上了倒档,找到了这个表面上勇往直前的游戏里隐藏的诀窍。

  在所有人都想方设法按着游戏规则跑在赛道最前面时,王兴并没有选择追逐和攀比扩张,他开始反思这场游戏,思考更核心的问题:快就是正确的吗?消费者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团购模式真正能创造的价值是什么?

  11年初,在千团大战吸金的最高潮时,王兴完成了对竞争对手们的逆向思考。两年之后,千团大战收官,曾经不被看好的美团坚持到了最后。

  半只独角兽也可以挑战旧时代的规则。

  2014年六月,创办不到三年的今日头条完成C轮融资,估值5亿美元。

  融资消息发布的第二天,传统媒体向今日头条发出了第一篇檄文。紧随其后,越来越多讨伐今日头条「侵犯版权抓取内容」的文章见诸门户和报端。只不过一天,张一鸣就从发布融资消息的喜悦坠入到全网口诛笔伐的反差之中。更让张一鸣「吃惊」的是,这些讨伐今日头条的媒体中,还有不少是它们的内容合作伙伴。

  争论的核心,是今日头条在对媒体的内容进行「转码优化」之后,读者,或者说用户,究竟是在媒体的网页里,还是在今日头条的网站里。

  反复思索之后,张一鸣找到了问题最本质的根源——传统媒体更偏向于把今日头条看作是一家门户网站。因此当它们发现读者在今日头条上看自己的文章时,传统媒体认为自己的流量受到了损失。相反,习惯驻扎在各大平台的网络媒体和「自媒体」们并没有在这次事件中和曾经的媒体同行们站在一起。

  随着纸媒不绝于报端的「檄文」越发情绪化,张一鸣渐渐看清了今日头条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团购,亚马逊,独立思考,今日头条,贝佐斯,抓金股

  字节跳动CEO张一鸣视觉中国

  移动互联网带来了信息介质的变化,技术进步导致信息分发效率大幅提升,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的今日头条是一个与以往媒介完全不同的产品形态,它更加强调的是机器智能驱动的内容分发。换句话说,发生在2014年的那次争议,背后其实是与当初互联网革命时影响无二的媒介变革。

  出发点在技术和产品端的张一鸣看清了这点,他看到了一个更加个人化、实时和精准的信息世界。但拥抱着古典法则的下游媒体们却很难跳脱出原本的思维,在这次针锋相对的事件中,它们原本就千疮百孔的规则和模式更加破败不堪地暴露在了日光之下。

  在2014年那次甚嚣尘上的争论中,张一鸣坚持认定自己看到的未来,他坚信在技术给信息世界带来的变革中,古典的法则终将被取代,新的信息市场规则终将一点点建立、完善。

  几年之后,在内容提供者们不断的妥协和对张一鸣世界观的追赶和认同中,伴随着字节跳动的估值从5亿美元到500亿美元的水涨船高,张一鸣曾经挑战旧规则的判断如今也得到了时代的验证。

  为什么独立思考的人们,能够创造别人眼中的不可思议?

  因为它们判断的时候,会站在未来看现在;它们选择的时候,总是对真理保持偏心;而它们满足感的源头,是一直「有梦想,在路上」。所以它们对世界的判断、对他人的观点,甚至是对自己的过往惯性,都有了独立思考的力量。正是这些,让它们创造了常人眼里的不可思议。

  每一次推动「不可思议」的进程,都是对原有价值体系、认知体系的「重新思考」与「重新发问」。这些人的思考与行动,最终完成了对这个世界的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塑造」。而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一切,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值得被记录的时代。

  5月24日-25日,极客公园Rebuild2019科技商业峰会,和那些创造了和正在创造不可思议的人们,一起面对必将发生的「近未来」,和极客公园一起「深思考」。